雪松家

中江信托拆雷:“新主”雪松出面解危

      编辑:雪松       来源:雪松家
 

中江信托终于迎来了他的“白衣骑士”。

4月22日,雪松控股受让中江信托71.3005%股权完成了工商注册变更登记,正式成为中江信托的第一大股东。去年11月底,银保监批复同意雪松控股受让领锐资管、大连昱辉、天津瀚晟同创和深圳市振辉利合计持有的中江信托71.3005%股权。

雪松控股入主中江信托,但具体金额并未公布。4月22日的中江信托投资者恳谈会上,雪松控股董事局主席张劲表示“远远达不到200亿元”,同时称“至于最后是100亿元以上还是100亿元以下,这个还需要复杂程序后确定”,“大约需要三个月的时间”。

雪松控股受让中江信托后,最让人关注的还是后者的“爆雷”项目如何处理,而这个问题在昨天的投资者恳谈会上也终于有了明确的答复。

雪松亮相

中江信托前身是江西国际信托,2010年起被多家机构入股,这几家机构的股权总和达71.3%,本次雪松控股受让的正是这部分股份。2012年,江西国际信托更名为中江信托。

2016年前,中江信托主要介入政信类融资项目。但最近三年,中江信托激进扩张,大量介入到上市公司、民营企业等商业项目。可惜好景不长,从去年开始,中江信托就频频踩雷,多个项目到期不能兑付,涉及凯迪生态、龙力生物、神雾节能、大连机床、亿阳集团等多家上市公司以及部分地方城投平台,从“信托黑马”变成“踩雷王”。

公开数据显示,目前中江信托存在兑现风险的产品有数十个,涉及资金规模数十亿元,涉及投资者数千人。

对此,新股东雪松控股表现出极大的诚意,张劲表示“会以负责到底的态度”解决中江信托的风险项目问题。

中江信托昨日公布的《敬告投资者书》显示,其4月22日前已出现逾期的信托计划项下的相关利息权利转让给雪松控股,由后者按原信托合同约定支付投资者在本金兑付前的利息。甚至,之前投资者未能兑付的利息,也由雪松控股先行在一周之内予以垫付。此次投资者登记时间期限为3个月,之后将进行6个月的审查。

张劲在恳谈会上透露,中江信托已经跟三家资产管理公司签订协议,资产管理公司收购资产时会有打折,但雪松控股会将打折部分补给投资者。他同时也表态称,如果产品项目符合雪松自己的产业发展方向,雪松也会考虑自己收购,包括不限于房地产、供应链、文旅等。

值得一提的是,除了频繁踩雷,中江信托还面临着业绩的大幅滑坡。中江信托的业绩辉煌期是其急速扩张的2016年。当年实现营收36.16亿元,净利19.25亿元,同比分别大幅增长178.2%和243.1%,在68家信托公司中排名第6位,被外界称为“信托黑马”。

到了2017年,随着兑付风险初现,中江信托业绩重挫:全年营收仅有9.45亿元,同比下降超过70%;净利润1.73亿元,同比下降超过90%。

2018年,中江信托继续断崖式下跌,去年营收3.5亿元,同比大幅下降62.96%;净利润仅7757万元,同比再降55.16%。

此时,雪松控股入主中江信托,并承诺解决爆雷项目的遗留问题,已是中江信托比较好的结果。

雪松控股创立于1997年,旗下拥有大宗商品供应链、化工新材料、旅游文化和智慧城市服务等产业板块。2017年雪松控股营收突破2210亿元,位列《财富》世界500强第361位,在广州民营企业中排名第一。

雪松控股近年来在资本市场动作频频。2016年,雪松控股以48亿元收购化工企业齐翔腾达,创A股近年来最大收购兼并案例;2017年以42亿元控股希努尔。此外,雪松控股还参股了广州银行、广州农商银行等。

本次雪松控股收购中江信托并斩获金融业最为稀缺的信托牌照,无疑将大幅提升雪松控股的金融服务能力。

而雪松控股对中江信托也极为看好。除改组中江信托董事会外,张劲表示,由于银保监对信托公司净资本管理要求较高,中江信托要继续发展,“我们希望进一步增资。”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相关文章